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年轻的男子汉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年轻的男子汉
刘婕妤在我们学校体委工作,由于是上海大城市来的,加上父亲是老教授,所以从小受到很多文化熏陶,特长也
很多,在体委带着象棋班,还兼着舞蹈班,所以工作也很忙。她家跟我家是世交,妈妈忙起来要经常出差,就把我放在刘老师加吃饭,
每天早上做好我们俩的早饭,吃了就匆忙骑车去上班
了,因为学的是文科,我选理科,没办法辅导我,都是由着我自己学习,自己在外面忙着家务。由于自己是在发育
期,对女性的一切感到那么的好奇,加上只有我们两人在家,我开始留意刘婕妤的举止,并把刘婕妤当成性幻想的
对象。

刘婕妤虽然已经生过孩子,可由于自己保养得当,加上夫妻生活较少,显得年轻许多,加上她心灵手巧,把内
衣改成流线型,平角裤头改成三角的,勾勒出曲线玲珑的身材,皮肤特别好,白白嫩嫩,一头披肩的长发,看上去
最多30岁左右。有时我一个人在家,会把她的内衣柜打开,乳罩裤头乃至月经带都成了我把玩的爱物,留下我精
子的足迹。但是她从不把门锁上,后来她说自己早已知道,考虑我还是孩子不愿多说我,我估计她也许喜欢我这么
做呢。
第二天清早,疼痛把我唤醒,觉得胸口有些闷,睁眼一看,原来是刘婕妤坐在我床边睡着了,一头乌黑的长发
披在我的脸颊上,头靠在我的胸口,左手正好放在我的老二上面,脸上的泪痕依稀可见。见到此景,我的阴茎顿时
肃起,看她睡的那么香,也不忍心叫醒她,只有继续装睡,装睡的感觉实在难受,何况她的头发扎我的好痒,我不
免动了一下,她似乎觉察到了,也有了动静。赶紧闭上眼睛,可阴茎却不听使唤,还是翘的老高。只好从眯上的眼
缝看着她。

她慢慢抬起头,手习惯的一伸,正好抵住我的阴茎。我装着动了一下,她发现手下的被子凸起好高,还摸了一
把,带羞地啐了一声:「这小鬼真是大人了」。这一举动刺激了我,我装着说梦话,说道:「婕妤姐,别怕,我来
保护你!只要我在,谁也别想伤害你。我保护你一辈子」她听我说这话,顿时呆住了,眼眶里又盈满了泪水。然后
我把胳臂乱舞,接着说:「别碰我的婕妤姐!。」没想到一下碰到了伤口,我痛的差点叫起来,灵机一动,恰好借
着这个机会醒来,我又装着痛苦的样子,嘴咧着,双手揉着眼睛,对刘婕妤说:「阿姨,你昨天没睡啊,怎么眼睛
这么红?」

刘婕妤赶紧转过头去,说:「我早醒了,就准备喊你这个小懒虫呢!你刚才说梦话了。」我一副茫然的表情说
:「我说什么了?」她说:「你刚才叫什么姐姐姐姐的,是哪家的女孩子啊?」我心里想有戏,就故意扭捏的说:
「没有啊,阿姨你一定在骗我啊,成天和你一起,难道喊你姐姐啊,想喊也怕你打啊。」刘婕妤说:「其实,你叫
我阿姨怪别扭的,你妈妈比我大十好几岁,如果不是小敏,原来我喊她也喊阿姨呢。」

我接着话题说:「那我以后就喊你姐姐吧,婕妤姐比刘阿姨好听多了。」刘婕妤无可奈何地笑了,:「就会乱
说,喊姐姐倒可以,不过只能我们两个在啊」。我高兴地回答:「婕妤姐,YES,MADAM」。她笑着说:「
好了,好了,小弟弟,姐姐做饭喂你啊。」(父亲和母亲因历史原因结婚较迟,父亲家庭成分其实是地主,由于小
时候过继给自己的叔爷,后来变成富农。和母亲是大学同学,因为这个原因,两人在30才结婚,三十五岁才生的
我,她比婕妤大了近十八岁。)

吃完早饭,婕妤姐说:「我去下舞蹈班,中午顺便买只鸡来给你补补。」然后穿着一套米色的裙子问我:「穿
这件好看么?」我说:「姐姐是美女,穿什么都好看。」然后她挑了双长筒的尼龙袜穿上,蹬了双高跟鞋就跑去舞
蹈班了。走了没5分钟,我听见敲门声,还以为她没带钥匙呢,我跑去开门,谁知是蒋涛和另外一个朋友,见面就
说了,「哥们,昨天你真猛啊,把那卖鸡的牙都打掉了,又被我钉了一顿,治安队知道他有前科,又关了他15天。」
蒋涛在社会上混事被我一个朋友打了,是我帮了他,所以崇拜我一塌糊涂。

「我把治安科缴的录象机拿来了,还拿几盘黄带子,你帮我放下,我可不敢回家看,我妈知道能打死我」那时
录象机可是新鲜玩意,带子多数是走私的,香港三级和欧美A片居多,看黄色录象是要被没收。罚款。劳教的。我
一看,一盘《鬼胎》《换妻游戏》一盘老美的《仓房里的新娘》。我把录象机接在电视上故意不调制式,自然也看
不见画面,我骗蒋涛说,机子可能有毛病,走路颠坏了。蒋涛吓的要死,说:「这可怎么办,虽然不急着还,可不
能还个坏的啊。」我说:「小敏的爸爸后天回来,我叫他修好,你再来看。」他听了只有沮丧的走了。

打发走了蒋涛和朋友,我三步并做两步跑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鬼胎没什么多大的意思,
不过女主角特别象婕妤姐,在屋里换内裤的样子简直就是她的化身。看完鬼胎,我把老美的那盘放了起来,情节和
镜头切换配合默契,显然是正规厂家拍的,我的阴茎一直直挺着,在裤头里抵的难受,我把婕妤姐昨天晚上换的内
裤和尼龙袜拿了出来,闻着带着淡淡腥骚的白带味道,阴茎上套着婕妤姐的袜子,一边看着诱人的录象,一边用手
不停地套动着。

都说手淫容易导致早泻,可我大概因为知道自己时间充足,从不急于射精,在套动中寻找快感,大概是经常摩
擦龟头的缘故,敏感度降低,手淫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我看了下墙上的钟,估计婕妤姐还得一个小时才能回来,更
放心大胆地发展手中运动,嘴里唤着婕妤姐。婕妤姐,我想日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耳边传来了一声叹息,对我来
说绝对是一声惊雷。

我当时简直是呆住了,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了,我慢慢地转过头来,看见我的婕妤姐,就站在我身旁。两只手紧
紧抓住两腿边的裙子,小腿肌肉僵硬地抖动着,洁白的牙齿咬住可爱的朱唇。我说了婕妤姐,可自己也不知道该如
何说下去,左手拿着短裤,右手拿者袜子,裤子被褪在膝下。看到地上的淌在地下的血水,明显婕妤姐已经在那站
了好久。

婕妤姐脚步僵硬地想往厨房走去,我把内裤和袜子扔了,急着想用手拉住她解释,没想到裤子却把我绊倒了,
两手正好扒到她的小腿,害的婕妤姐也摔倒在地上,裙子的下摆由于被她攥住,倒下时向上带起,里面的白色三角
裤正对着我的头,我紧张的喘息不停地吹拂着她的阴部,婕妤姐的裤头中部明显有着一团淡黄的水迹,她也只是不
停地说:小鹏,小鹏,不……要……这……样。她的两腿在地上无力的摆动着,在那一霎间,在裤头的缝隙我看见
一团黑乎乎的阴毛,尽管在录象里无数次见过,手淫时无数次遐想过,可毕竟这是我第一次面对它。

我的脑海轰的一下丧失了理智,松开双手撑在地上,把上半身向婕妤姐送去,嘴里也茫然地解释着:「婕妤姐,
我爱你,我爱你!」估计我的举动吓到了她,让她想起往事,她满脸痛苦地说着:「不要,不要。」一只手抓住我
肩膀,一只手试图推开我,却无意抓住我灼热的阴茎。就在我俩都僵持住的时候,传来阵阵敲门声,我俩都不动了,
只听见门外邻居喊到:「婕妤,你不是忘了买生姜了么,我给你两个。」

婕妤姐怔了一下回答:「谢谢了,徐姐,我在家里找到一块了。」说完这话,自己也不禁地笑了一下。在这一
瞬间,我大脑转过无数念头,一是我松手,道歉估计是无济于事,我大概要永远离开这个家了,即使善良的婕妤不
说,我也没脸再呆下去。另一条路就是象看过的黄色录象里那样,把生米煮成熟饭。看见她笑了一下,我计上心头,
也顾不上阴茎的痛苦了。成败在此一举。

听着邻居的脚步慢慢远走,婕妤姐用强作冷静的语气对我说:「快起来,小鹏,你还是个孩子,这样会伤身体
的,今天的事,姐姐不会对别人说的,你还是我的好小鹏,听话」听她的话音,我知道她没有生气,不然就是阿姨
了。我故意把伤口往她的腿上一碰,哎呀!叫了一声。听见我的唤痛声,婕妤姐连忙看我的伤口,我的语言攻势开
始滔滔不绝地展开了:

「婕妤姐,我的伤口再痛,也没我心痛。在我十二岁那年,就喜欢你了,每天看着你不开心,听小敏说你们吵
架,我都难过极了。5年了,我喜欢你5年了,我已经不是个孩子了,我是个强壮的男子汉,我每次用你的内衣手
淫,都是想着你的美,你的好,我爱你,只要我在,谁也别想伤害你。我保护你一辈子!我要爱你一辈子,离开你
我就去死,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搀杂着早上装说的梦话,更显我的诚意,也唤起她的记忆,估计这些年的不愉
快也拥上了头,说话的同时,我的手可没闲着。一只手轻轻地摸着她那秀气的小脚,一只手抚摩着她的胸部,时而
游走在她颈部和耳垂。

据一起生活观察,她这些地方被我无意碰到时,脸上都会浮起红云,应该是她的敏感部位。我的另一只手慢慢
地向大腿部进军。率直的坦白把婕妤姐惊呆了,她目不转睛看着我充满稚气却故做成熟的面孔,我也毫不退缩地和
她凝视着。果然不出我所料,她白净的脸蛋又红了起来。但她的理智还在试图阻止我的挑逗,「不要,小鹏,不…
…要,小……鹏,别……摸……我……那……儿……」

「那你让我摸哪里?」

「摸。不,哪儿也……别……摸。」虽然是我的第一次,可在意淫时排练了无数遍,我也算轻车熟路了。我上
面手搂住她的颈部,轻柔摸着她的左耳垂。

下面手已经伸进了她的内裤,并用腕部把裤头退到大腿处,中指在她的私处缝隙来回游荡,刘婕妤在我身后看
黄片时出于本能反映已经很湿了,加上刚才的挑逗,更是洪水泛滥,我的手指宛如鱼儿在水中畅游。「不……要…
…啊……,小……鹏……我……比……你……大……,我……是……你……的……啊!!」她想说是我的阿姨。

没想到话没说完,我的中指已经插了进去,婕妤顿时惊呼了起来。再让她如此说下去,我真怕她会清醒地推开
我,嘴也不要闲着,我搂住她颈部的手稍微用力,婕妤姐的头不再乱晃,我吻了上去,她的嘴唇起初紧闭着,试图
抗拒着我舌头的进入,可是随着手指在她阴部的进去,又不禁发出一声声娇呼,我的舌头终于钻进她的嘴里。尽管
看了不少黄片,对女性身体和性交也懂了许多,可接吻却是一次经验没有,第一次接吻,既没有经验,也感觉不到
乐趣,婕妤姐也是如此,她也只是呆呆地把舌头伸在我嘴里。

我松开她的嘴唇,左手把连衣裙卷到她的胸上,把胸罩从侧面解开,乳房象两只白兔弹了出来,婕妤姐的乳头
很大,象两个黑葡萄一样,我忍不住含了起来,左手捏住她一边的乳头,把玩起来。右面的被我紧紧吸入,嘴里没
什么感觉,左手感觉乳头越来越硬。婕妤姐的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一只手试图把我插在阴部的手指拨开。

「小……小鹏,求……你了,放开姐姐,背好疼啊,让姐姐起来好不好?」婕妤姐哀求着我,看着她眼圈似乎
有点红肿,我有点心软,正准备放弃的时候,「姐姐起来帮你弄出来,好吗?」我心中大喜,站了起来,在拽她起
来的同时把她的衣服脱了。婕妤姐站在地上,看我眼象狼一样的盯着她,羞的两只手不知道挡在哪儿才好,又想挡
住两只乳房,可阴部又露在我眼前,左遮右挡的怎么也盖不住,索性两只手捂住了脸蛋。

我拉着她来到沙发前,然后躺了下来,把录象机的遥控器按下重播,婕妤姐蹲在我面前,用手给我套动着,「
小……鹏,姐姐帮你……放出来,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么?」「好啊」我心里知道象这样除了我想
射,估计你怎么也没招,先答应了再说。

她俯在我身上,笨拙地用手上下套动起来,第一次这么做,她连力度都掌握不好,我的阴茎甚至觉得有些疼痛,
可是正好如我所愿,套了有近十分钟,我的阴茎依然象条巨蛇矗立着,丝毫没有射精的想法。我说:「婕妤姐,再
不出来我就日你的比吧」她听了身体一震。

此时,电视里的新娘正贪婪地吮吸着摄影师的阴茎,把黑人摄影师射出的精液吞了下去,还把龟头渗出的抹在
自己的脸部。胸部。婕妤姐看着电视上的女人,犹豫着张开自己的小嘴,把龟头放了进去,一含在嘴里,我感觉不
妙,差点就射了出来,及时掐自己伤口一下,清醒了过来。好在婕妤口交也没什么经验,牙齿刮到龟头,痛感降低
了我的兴奋度。

我转眼看黄片上男人舔着女人的阴部,女人显得很兴奋。就把婕妤双腿举起,把她的阴部对准我的嘴,开始舔
了起来,「不要,那里脏……啊……」婕妤的话都变了音,我知道这招做对了,更加卖力地舔了起来。

婕妤姐刚抑制下的情欲再度被我挑起,我一只手轮换摸着她的乳头,一只手掰开她的双腿,边舔边仔细观察她
的阴部,婕妤姐的阴唇因为动情而张开,露出粉红的阴道口,我在生理卫生课本上看到的全部展示在我眼前。奇怪?
怎么没见到阴蒂,应该在阴部上方啊?手抄本上都说那是女人的要害啊,我用手慢慢地把大阴唇分开,一个可爱的
小肉芽露了出来。

原来婕妤姐被强奸生下小敏,就没和别人发生过性关系,还没被开发呢,上面布满的白白腥臊的污垢,我用舌
头把它清了,再从下舔了上去,酸酸甜甜的爱液不止地流出,当我的舌头荡到她的阴蒂时,婕妤姐顾不得再吮吸我
的阴茎,挺起身体,大叫了起来。「别……别……,痒……啊,痒……啊!!啊!!!」束起的长发早已散开。随
着她头部的摇晃而舞动着,电视里淫乱的声音更加重我们的气氛。

婕妤的身体呈骑马式骑在我的头部,大屁股一下压在我的脸上,我用手顶起她的下身,一边继续卖力地舔着嫩
嫩的阴蒂一边把另一只手的中指再度插入她的阴部,刚才急进急出,没什么感觉。现在手指慢慢一荡,指肚触摸到
阴道里有一块5分钱大小的地方,疙疙瘩瘩的,估计这也是书上说的快感区。

我用手指轻轻地扣了起来。婕妤姐此刻已经顾不得帮我射精结束这碴事了,两手用力在脸部和乳房搓揉着,牙
齿紧紧咬住下唇,发出难以辨别的呜咽声。小阴蒂由一粒绿豆大小变得象黄豆那么大,我用嘴裹住,舌尖不停的在
它上下左右搅动着,觉得它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硬。伸入阴道的手指也开始感觉被内壁的嫩肉紧紧包围住。

她的两条腿也开始向中间收拢,把我的头紧紧夹住。身体向上倾斜,两只手用力地捏住自己的奶头,我的手指
在阴道里已经不能轻松自如地进出,索性按在上面乱揉一气,由于身体的变形,嘴一下滑到肛门那里。在那时,自
己也分不清楚了,婕妤姐个人卫生一向注意,即使是肛门也没什么异味,我用舌尖在肛门的菊蕾上胡乱舔来舔去。

婕妤的精神已经崩溃了,紧扣的双唇终于张开,小巧的鼻尖凝满汗珠,不停地抽搐着发出沉重的鼻息,整个脸
都变了形,又痛苦又快乐的表情,仿佛天使和恶魔交织在一起,其实现在我什么也干不了,唯一可以动的只有舌头
了,只有更加辛苦的工作。十几年没有性交的叁十五岁的成熟肉体再也无法坚持,嘴里发出啜泣声,娇媚的发出变
音的话语。

「不行……小……鹏!不行呀……我……不……行了……受……不……了……要……死……了……啊……!啊
……!!!」我试探着想把手指抽出,可被她的阴道夹的动弹不得。

「不……要,不……要!」我故意说:「你不要我就抽出来了」她简直是大喊到:「不……要……拔出来。」
变声的话语音量越来越高,我开始害怕邻居会听到了,赶紧拿我褪下的内裤塞到她嘴里。婕妤仿佛在汪洋大海里,
被一个接一个的浪打上浪尖,突然她怔住不动了,两腿内侧的肌肉开始不住地颤抖,双手抓住我的大腿,随之全身
开始高频率的抖动,猛的吐出嘴里的裤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她一下摊在我的身体上,阴部里哗啦啦地流出好大一滩水,略带些骚味,淋了我一头一脸都是。我以为所有女
人作爱都是这样,直到在部队才知道,她这是喷潮,俗语小便失禁。

婕妤断断续续发出的哭泣声,慢慢地停了下来。我翻身把她放到在沙发上,到卫生间简单洗了洗,说实话,味
道真难闻,小说里那些BT的描写,难以理解。

我洗了条热毛巾给她插去脸上的泪水,坐到她身边搂住她的腰,轻声地问她:

「婕妤姐,好些了么。」婕妤翻身起来看着我,以为她会给我一个耳光,却没想她一把搂住我,抽泣着说:「
谢谢你,小鹏,你让姐姐知道什么是女人了。你不会看不起姐姐吧。」:「怎么会呢,忘了我说的话了?姐姐是我
的女神,我最爱的人,我还怕姐姐不要我呢」婕妤听了我说的话,感动地捧着我的脸,把小嘴伸了过来,我想起刚
才舔她阴部时,舌头搅来搅去她很舒服的样子,便把舌头伸入她的嘴里,反复地搅动,她的唾液是那么的甘甜,我
用力地吸着,没想到歪打正着。她苦闷的发出鼻声,传着轻微的哼声,不能自持地用自己的舌头迎合着我,缠绕在
一起……